亚博娱乐场

您好,欢迎来到亚博娱乐官网!
站内搜索: 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开启时光的金钥匙——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与时代同频的道与术
联系我们

市 场 部:

0550-7022056    7023293

采 购 部:

0550-2390005

人事行政部:

0550-2390008

0550-2390811

0550-2390806

财 务 部:

0550-7031816

0550-2390205

国际贸易部

0550-2390366

传 真: 0550-7023383

电子邮件: ahdl@anhuicable.com

邮政编码: 239300

地 址: 中国安徽省天长市经济开发区亚博娱乐场大道1号

公司新闻
开启时光的金钥匙——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与时代同频的道与术
点击量:995发布时间:2019-06-28

  导语:从小小修表匠到“电缆大王”,再到多元化商业帝国掌门人,蒋锡培通过30多年的持续拼搏和智慧运筹,伴随着中国经济改革的进程,带领他的企业由“苏南模式”起步,与时代同频,不断适应急剧变化的内外环境,历经五次改制,在地地道道的传统制造业中创造了一个飞速发展的经典案例。

  近期,远东控股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蒋锡培接受了《中国工业和信息化》杂志工业领袖栏目专访,深度分享了数十年来的创业历程、企业经营之道。

 

 

  蒋锡培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共十六大代表,江苏省民营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

  1963年4月出生,江苏宜兴人。

  1985年,创办宜兴市范道仪表仪器厂(是为远东控股集团的前身)。

  1990年,自筹资金180万元,带领28位亲朋好友,创办宜兴市范道电工塑料厂。

  1992年,第一次改制,范道电工塑料厂更名为无锡市远东电缆厂,经上级批准民营厂改制为乡办企业。

  1995年,第二次改制,集体所有制转为股份制。

  1997年,第三次改制,与国家电网、中国华能、中国华电、江苏电力四大国企合作合资,建立混合所有制。

  2002年,第四次改制,回购68%的国有股、7%的集体股,远东再度民营化。

  2010年,第五次改制,实现重大资产重组、电缆资产成功上市。

  2018年,远东控股集团年营收突破500亿元,现为全球投资管理专家、“亚洲品牌500强”、“中国企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最佳雇主企业”,品牌价值655.88亿元,员工10000余人。荣列“中国企业500强”榜单第469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233位。

  2019年5月,在远东全球战略伙伴年会上,蒋锡培发表主题演讲,慷慨陈词:要相信国家的政策,相信国家的引领,相信自己的信念,相信企业的力量。概括起来就是要相信相信的力量,相信心想事成。

  蒋锡培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和他率领的远东控股集团的发展历程,为他所说的“相信相信的力量”写下了最好的注脚。

 

  小富未安

 

  出生在1963年的蒋锡培,在文革结束后上了中学,心中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老师。和大多数60后一样,考上大学是他当时的奋斗目标,也是他那个位于江苏宜兴范道乡的普通农民家庭全家人的希望寄托。遗憾的是,天不遂人愿,一直成绩还算不错的蒋锡培,在上世纪80年代初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激烈竞争中名落孙山。

  落榜后尽管复读了一个月,内心纠结的蒋锡培还是选择了开始步入社会,跟随二哥去杭州学修钟表。修钟表是门手艺活,当时生意不错,一天能挣几十块钱,好的时候甚至能赚上几百块钱。蒋锡培后来回忆道:“我被‘诱惑’了,母亲因为我没有听她的话去上学,哭得不行,觉得白养我这个儿子。那时候,我给自己立了一个目标,要挣五万块钱,还要再娶一个贤惠漂亮的妻子,就心满意足了。”

  文化底子还不错的蒋锡培心灵手巧,学了不到两个月,就能放单修表了,一般学徒要半年甚至一年才能独立放单。靠着这股聪明劲加上勤奋认真,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实现了挣5万元的人生目标,1985年赚到了25万元——这个22岁的毛头小伙真的有钱了!

  小有积蓄之后,自认为对钟表业有了较为深入认识的蒋锡培,已经无法再安心按部就班地修理钟表了。其时江浙一带家庭小作坊四处开花,蒋锡培也怀揣修表赚来的第一桶金,从杭州返回宜兴老家创业。他选择了自己熟悉的行业——做电风扇的定时器以及钟表发条。

  还是那股聪明劲儿,还是那般勤奋努力,然而好运没有延续,初次创业并没有修成正果。几年做下来,非但没有赚到钱,还把前些年修钟表挣的钱赔光了,负债将近20万元,简直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下。后来他反省道:“我对钟表的零部件很了解,但我定位错了,因为钟表里的零部件要求很高,没有好的原辅材料,没有好的工艺、好的管理,就做这么精密的零部件是很难成功的。”对于零部件产品质量和供应商的问题,蒋锡培无能为力。

  初次创业,忙活数年,兜兜转转,茫然不知出路何在,蒋锡培郁闷得很。

  天无绝人之路。后来还是大哥给蒋锡培指了一条路。他大哥当时在宜兴一家塑料电线厂做销售和采购,看到当时电线一天一个价,就告诉他还是考虑做做电线生意吧。

  不愿错过任何翻身机会的蒋锡培,向亲朋好友借了十多万块钱,前往安徽和浙江,找到五交化公司、机电公司还没有卖出的产品,把积压产品运到江苏和上海来卖。得益于当时的信息不对称和计划经济的产品流通不畅,一个礼拜的时间差,给了蒋锡培赚取差价的大好机会,基本上两三天能卖出一卡车,就这样,一年多的时间,蒋锡培不但把欠下的20多万元债务还掉,还赚了100多万。这不仅使得蒋锡培成了富甲一方的商人,更重要的是,这次翻身让蒋锡培找到了扩张产业的原点。

 

  远东改制考

 

  流通领域钱赚得轻松,蒋锡培又怎么从倒卖电线电缆的“倒爷”变成“前店后厂”的企业家呢?

  当时无锡地方经济比较发达,但蒋锡培所在的范道乡却是落后地区。乡政府领导希望改变落后面貌,就动员在外边做生意的范道人回乡办企业,这是外力推动。而蒋锡培只做电缆流通生意,推销产品时与有生产厂家的经销部竞争总是落于下风,这是内力刺激。在内外合力的作用下,蒋锡培跃跃欲试。

  1990年初,蒋锡培自筹资金180万元(出资比例占总出资额的80%),在政府支持下征地3亩,带领28名好友,在宜兴市范道乡创办了范道电工塑料厂。

  蒋锡培回忆,起初我们采用以销定产的方式,就是先有客户再转化为生产,保证将风险降到最低。即便如此,电工塑料厂的发展速度也相当快,成立当年就实现营收462万元,1991年达到1800多万元,1992年继续冲高到5000万元。

  产品供不应求,企业发展向好,但要想进一步扩大产能却困难重重。首先是贷款难,蒋锡培曾自述,他抱着一大堆甲鱼鲑鱼去向当地银行行长通融贷款,却因为民营企业不符合国家贷款政策要求,无功而返。乡领导提议,把企业变成乡办集体企业,由乡政府出面帮助落实优惠政策,这样可以把企业做大,让更多乡亲都到厂子里去工作,至于厂子该怎么办还怎么办。

  “既然选择了冒险,我就只有往前冲了。”1992 年2月,蒋锡培与乡政府达成了改制经营协议,等于把当时总资产500万元的私营企业转让给了集体。从民营到乡办,蒋锡培主动戴上“红帽子”,这就是远东发展历程中意义重大的第一次改制。

 

  1992年远东第一次改制

 

  改制后,蒋锡培入了党,被任命为范道乡乡长助理。企业发展取得了良好的资金支持,也争取到了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解决了深层次的人才引进问题。到1994年底,企业营收已经超过1.5亿元,总资产两年间增长10倍。

  唯有变化是不变的。“苏南模式”下的乡镇企业产权不明晰等诸多问题逐渐暴露,远东控股集团基础差、规模小、抵抗风险能力低等毛病开始爆发,而中国经济宏观调控又在引导乡镇政府从乡镇企业撤资。蒋锡培与乡政府协商第二次改制:从乡办集体企业改制为股份制企业,以实现资本有效运营。

 

  1995年远东第二次改制

 

  1995年初,蒋锡培与范道乡政府再次达成协议:从乡政府回购85%企业资产,企业从集体所有制转变为股份制。公司内部采取定额认购和自愿认购的方式募集股份资金,塑造企业利益共同体,广大员工成为公司的股东。

  摘掉“红帽子”后,远东控股集团将员工和企业利益联系在一起,充分调动员工工作积极性,实现资本有效运营,从根本上解决了企业发展的动力问题。远东控股集团全面发力,1995年、1996年生产效率爆发式增长,两年间的利润同比增长分别达到182.8%、126.5%。

  在远东电缆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的同时,蒋锡培先人一步看到了同质化竞争的潜在危机:由于进入壁垒低,竞争者纷纷涌入市场,仅在宜兴就冒出了上百家电缆企业。远东要想获得更好发展,必须进一步提高规模效益。蒋锡培瞄上了利润更为丰厚的电网建设。

 

  1997年远东第三次改制

 

  蒋锡培得知华能等国有大型企业正在国内寻找配套的电线电缆生产基地,迅速展开公关行动,策划了与国企联合组建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大胆计划。

  经过艰苦谈判,1997 年,远东控股集团与华能集团、华电集团、中国电网、江苏电力等四大国企签约,成立江苏新远东电缆有限公司,这也是中国第一家混合所有制企业。蒋锡培把68%的股权让给国企,再次将企业控制权拱手让人。

 

  远东控股集团生产厂

 

  从股份制到混合所有制的第三次改制成功,将远东一举从行业的挑战者推高到领先者地位,规模效益提升的同时带来了更加广阔的市场。从1997年开始,新远东销售额连创历史新高,到2001年销售收入已经达到200亿元,甩开了国内竞争对手,蒋锡培也荣膺“电缆大王”称号。

 

  2002年远东第四次改制

 

  2002年,在电力行业主辅分离改革的背景下,远东回购了华能等国有股、集体股股东的股份, 花费1.4亿元收回了5年前的7000万元股份。企业再度民营化,成立了新的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并进一步明晰了产权制度,健全了董事会、监事会。从混合所有制到真正的民营企业集团,完成了远东第四次改制。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回购国有股份后,蒋锡培经历过复杂严苛的“审查”,稍一不慎,跨过国家政策的解释“红线”,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帽子压下来,等待蒋锡培的可能就是牢狱之灾。采访中蒋锡培坦言,那是他一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时光,但是,为了企业的发展,他必须冒险前进。

 

  2010年远东第五次改制

 

  再度民营化的远东控股集团形成了“主业+投资”的战略,主动求变。2010年9月,远东控股集团通过在2002年收购的上市公司三普药业,以定向增发的形式,向集团定向发行股份,收购旗下全资子公司远东电缆有限公司、江苏新远东电缆有限公司、远东复合技术有限公司100%优质资产,并成立远东电缆股份有限公司,实现了集团电线电缆产业的整体上市,跃上全新的发展平台。

  实现重大资产重组,从民营企业集团转变为民营上市企业,这是远东第五次改制。

  沐浴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春风,远东控股集团顺应中国经济改革的不断深入,实施了五次改制,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成为中国企业与时俱进的经典范例。

  蒋锡培事后总结:没有第一次改制,就不可能迅速完成原始积累;没有第二次改制,就不可能实现资本扩张;没有第三次改制,就不可能做到规模裂变;没有第四次改制,就不可能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没有第五次改制,就不可能实现重大资产重组。

  五次改制,有顺势而为,有迫不得已,也有主动求变。但改制意味着各方利益的巨大调整,没有让个人利益、小圈子利益和眼前利益束缚住改制的步伐,让每次改制都为企业打开更大的机遇空间,有勇有谋,进退自如,敏锐的判断、把握时机的能力和果敢的决策,蒋锡培主导的这五次改制,自然让世人大为赞叹。

  有人评价道:蒋锡培是个极善于顺应制度玩游戏的人。主动戴上“红帽子”的是他,积极摘掉“红帽子”的是他,他是“混改”的最早实践家,他又是回购国有股份重新民营化的推动者。难道蒋锡培真能把一切算计得像钟表一样精确?

  蒋锡培自己说,当年根本没有想到戴不戴“红帽子”的问题,只是想尽快地让企业走向腾飞之路。我相信国家的政策,国家始终指引着远东的前进路线。从古至今,能够完完全全按照自己预设的道路度过一生的人很少,只是绝大多数人碰壁后掉头就逃或一直哭泣。不论什么样的环境下,我们都要坚持追求不变,坚持梦想不变,把一次又一次的煎熬困难看成是人生命运当中的锤炼。我们坚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好因就会有好果。相信自己的信念,你的起心动念都会帮你记录在案,或许马上就会呈现后果和结果。

  经历三十多年的风雨历程,远东人的信仰之花,从来不曾凋零。因为将国家战略与企业发展战略有机结合在一起,是蒋锡培一以贯之的原则。

 

  与时代同频

 

  “企业要与国家和时代同频共振”,这是蒋锡培一再强调、一再重复的核心理念。

  2014 年,远东电缆更名为远东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智慧能源 股票代码:600869),意在开启新的转型升级。2016年蒋锡培长子蒋承志出任智慧能源董事长,53岁的远东老帅部分“交棒”下一代。

  由此远东“主业+投资”战略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围绕产业上下游,蒋锡培父子着力布局能源领域的其他产品与服务,实现远东的多元发展,数年来远东已将重心放到智慧能源版图的构建上,累计投资300多家企业。智慧能源对外公开宣布:未来几年,要力争成为全球领先的全球投资管理专家以及智慧能源、智慧城市服务商。

 

  远东控股集团园区鸟瞰图

 

  酒泉卫星发射基地

 

  卡洛特水电站工程

 

  智慧能源与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签署了电缆供货合同,为中巴经济走廊首个水电项目——卡洛特水电站项目提供高品质的技术服务和方案支持,助力“一带一路”建设,打造亮眼“中国名片”。

 

  中国尊工程

 

  2018年8月,随着世界最长820米10KV高压悬垂电缆完成吊装,智慧能源子公司远东电缆经过不懈奋战,完成了北京第一高楼“中国尊”项目的10kV高压悬垂电缆全部敷设,中国尊也实现了机电系统的全面贯通,点亮北京新地标。

 

  港珠澳大桥工程

 

  作为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交通工程战略供应商,智慧能源为港珠澳大桥项目提供了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智慧能源旗下远东电缆生产的智能交通电缆,全面应用于主桥近30公里里程内包括照明、供配电、收费通信综合中心等相关设施,供货量突破亿元级。同时,公司技术和服务团队还参与到工程系统设计环节,为工程运行提供综合解决方案。

  …………

  蒋锡培说,以前创业是为了养家糊口,谈不上志向远大。但随着企业慢慢做大,就有了使命感、责任感和荣誉感。

  部分交棒后的蒋锡培时间远较从前充裕,他更多地出现在公众面前,俨然“网红”:

  ——从2016年起,他持续为民企“减税”鼓与呼,建议降低增值税率,将利息纳入增值税抵扣,降低企业所得税,取消所有经济合同印花税,降低个人所得税负,降低社保费率;并设计了一整套完整的减税方案,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蒋锡培大声疾呼:当前经济、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信心问题,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优化营商环境最根本的是优化法制环境,最重要的是知行合一、同频共振、上下同欲。

  ——今年,他推动出台了远东控股集团“员工多生优育激励方案”,多生孩子的员工增加产假和补助,同等条件下机会优先、岗位优先,让蒋锡培再次名声大噪。

  ——500强企业老板摆地摊卖杯子:蒋锡培拜身障师傅为师学习手工玻璃喷雕,自己上街吆喝叫卖,看标题以为只是纪录片的噱头,看下去才知道,与身障农民工一家在一起的几天体验生活,代表了蒋锡培对远东控股集团2000多名身障员工的殷殷深情。他牢记如今已是96岁高龄的母亲告诉自己的一个道理:“搬凳子给别人坐就是搬凳子给自己坐,倒茶给别人喝就是倒茶给自己喝。”

  …………

  2018年9月27日,蒋锡培写下《致十年后的自己》:未来十年,风起云涌,新旧转换,价值多元。希望远东依然蓬勃向上,与国家同频共振,继续为社会创造价值,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现在的我,唯有好好学习,唯有好好努力,相信年轻人,相信未来,相信相信的力量。

  蒋锡培说,他现在喜欢读王阳明的“心学”。我随意翻出王阳明一段话——立志用功,如种树然。方其根芽,犹未有干。及其有干,尚未有枝。枝而后叶。叶而后花实。初种根时,只管栽培灌溉。勿作枝想。勿作叶想。勿作花想。勿作实想。悬想何益?但不忘栽培之功,怕没有枝叶花实?——这是不是可以看作蒋锡培与时代同频共振的另解?

 

  关于《中国工业和信息化》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是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赛迪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主办的中国工业领域的高端产经评论媒体,以互联网新思维研究工业经济的发展规律和内在逻辑,致力于推动智能制造探索与实践,为工业经济决策者服务,服务对象包括全国各级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地方政府、大中型工业企业、产业园区及第三方咨询、研究、服务机构的高层人士。

  杂志设置锐见、前沿、工信论坛、工业领袖、专题研究等专栏,徐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民,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宋志平,三一重工创始人、董事长梁稳根等均先后接受该杂志工业领袖栏目专访。